当前位置:首页 > 发型设计 > 直发发型

想跟你塞着小怪兽:开车污污的车过程

发布时间:2021-10-23 10:55:04

在华灯初上的时刻,沿途经过的建筑、商铺在彩灯的照耀下,尽显辉煌。李琼玉拉着欧阳屹嵩,兴奋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观要他讲给她听,当然常常是一个故事还没有讲完,已经有好多家有故事的景观掠了过去。

  这样的充满活力的李琼玉,是李权好多年都没有见过的了。自从那次意外的车祸之后,女儿就从活泼开朗的女孩变成了一个眼带忧郁但又透着坚强的人,可是他宁愿女儿能够无忧无虑,而不愿意她这样成熟。看着眼前又重返童真的李琼玉,李权又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了。

文学

  车子很快就驶到了秦城有名的地方特色饭店,欧阳爸爸和欧阳妈妈已在饭店门口等着了。

  几个人相随着进入一个大包厢。看到他们进来,包厢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欧阳爸爸把李权和方楠送到欧阳爷爷旁边坐下,众人又相互问候寒暄一番。

  虽然之前已在视频里见过面,相互也都知道每个人的身份,但毕竟是第一次面对面相见,李权还是掏出了自己精致的名片,挨个送给众人,大家说笑着接过,珍而重之地收起来,自己带有名片的,也回送一张,没有带的只好说声抱歉。

  欧阳姑父接到李权的名片,也回送了一张自己的名片。李权正待要说几句场面放时,却见欧阳姑父惊问道:“咦,您是信利智能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欧阳姑父那震惊的表情和语气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让李权吓了一跳。李权忙应声道:“是呀,姜先生您知道我们公司?”

  欧阳姑父没有回答李权的问题,却又问道:“您这个信利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是那个上市公司信利智能吗?”

  李权点头道:“是。”

  然后就见欧阳姑父夸张地又握着李权的手,连声说道:“失敬失敬!”

  说完他又转头对欧阳屹嵩道:“你小子撞了大运了,你这位准岳父可是身价百亿的富翁呢。”

  欧阳姑父的话音一落,欧阳屹嵩就懵了,其他人也都震惊地看着李权。欧阳屹嵩一下子就明白自从上飞机起自己为什么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感觉了,那是因为他感觉到了李权那种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霸气与富贵气派。

  他之前与李权也仅见过三次,这三次见面都是因为李琼玉的事,而只有在面对李琼玉的事时,儿女情长才会掩盖住他身上的那种指挥千军万马的霸气。这第四次再见面时,李权已能够稍微放下了对女儿病情的担忧,因而霸气稍有泄露,欧阳屹嵩就敏锐地感觉到了。

  欧阳爸爸脸上的笑容失去了,他皱着眉头,问欧阳屹嵩道:“你怎么搞的,到现在了怎么这事都没有跟我们说?”

  可是,众人哪里知道,欧阳屹嵩自己压根就不知道李琼玉家的公司是上市公司,李权是一个百亿公司的董事长。在眼下这种情形下,面对爸爸的质问,欧阳屹嵩只有无尽的尴尬了。与李琼玉相识足有两年,现在更成为男女朋友关系,可是他竟然一直没有弄清楚女朋友的爸爸是做什么的。

  其实,刚开始时,是他不喜好打听别人的隐私,所以就没有问这些,后来两人熟悉了,又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更没有想到去问。而李琼玉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因此也没有主动说过。在李权那里,则是想当然地以为不仅是欧阳屹嵩知道他是做什么的,而且他的家人也应该知道。

  所以此时,对于爸爸和其他人的复杂的目光,欧阳屹嵩也是无话可说。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两个小孩子这时也只顾自己玩,这尴尬的安静一时竟无从打破。

  看着欧阳屹嵩尴尬地不知说什么好,李琼玉忙站了起来说道:“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这事不能怪欧阳屹嵩,是我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说,后来我们就没有再想到这个事了,所以,这事也要怪我。”

  李琼玉一说话,这才打破了这尴尬的安静。欧阳姑父也忙说道:“是是是,这事谁也不怪,本来也不是什么事。”

  说完,他又转回头对李权道:“李先生还请见谅,我们是刚知道这事,这对我们冲击有点大。”

  李权也赶忙说道:“这事也怪我,那天在视频中见面时,我就应该介绍我自己的,可是当时竟没有介绍,这是我的问题,对不住大家。还请大家海涵。”

  欧阳伯父道:“哪里,李先生、方女士,因为我们刚刚知道这事,所以需要稍微缓冲一下。没事的。”

  话说开了之后,大家重新落座。这时,奶奶拿过自己的手提包,从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李琼玉,道:“第一次见面,奶奶也没什么好礼物,这是咱们家以前祖上留下来的一对玉镯子送给你。”

  李琼玉忙站起来,她知道奶奶要送的一定是古董级别的东西,一时不知该不该接。

  这时,欧阳爷爷在旁说道:“奶奶送你你就收下。”

  李琼玉这才接了过来,先道了谢,这才打开来看了一下。虽然名字里带着“玉”,但她并不识玉,只是这玉镯子颜色青翠欲滴,摸着冰凉润滑,样子细巧轻灵,她一看就喜欢上了。

  奶奶又笑眯眯地说道:“你们现在的女孩子都不习惯戴这个,但这个是你太奶奶嫁过来时,你太爷爷为她打造的,后来我嫁过来时,你太奶奶送给了我,现在我就送给你。”

  听了奶奶的话,李琼玉方才知道,这礼物是有特殊的涵义的。奶奶这一开头,欧阳伯母、欧阳妈妈和欧阳姑姑也都有礼物送给李琼玉。然后,李权也将准备好的礼物挨个送了,就连姜恒和小虫虫也有送给李琼玉的礼物。

  互赠礼物就足足用去了半个多小时。但经过这半个多小时的喧闹之后,之前的尴尬被冲淡了许多。之后才开始了热闹的晚宴。宴席之间大家觥筹交错,谈笑风生,逐渐又恢复了刚开始时那样的自然、融洽了。

  晚宴结束后,大家约好第二天由欧阳爸爸欧阳妈妈和欧阳屹嵩陪着李权一行游览秦城的名胜古迹,这才散了。李权一行乘坐来时的车去了酒店,欧阳一家因为离得较近,就溜达着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看着周围人少时,姑姑悄悄问姑父道:“哎,你说以后别人会不会说我们是看上了小玉家的财产,才不在乎她的抑郁症的?”

  欧阳姑父一听就不乐意了,“你管他们说什么干啥,再说了,你也拦不住人家说话呀。”

  走在前面的欧阳奶奶也听见了,她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说道:“姜山说得对,我们现在要是顾忌别人说什么,难道还能让两个孩子分开吗?”

  欧阳姑姑忙说道:“那绝对不行。”

  欧阳奶奶道:“那不结了,既然不能让孩子们分开,为什么要想别人说什么,去自寻烦恼?”

  欧阳爷爷也说道:“你妈妈说得对,我们要的是孩子们自己过得好,我们也问心无愧,没有私心就可以了,至于别人说什么,我们管不了,那就不要放在心上。”

  老爷子和老太太都发话了,众人便也都放下了这事,一路说笑着往家里走去。而走在最后的欧阳屹嵩听了爷爷奶奶的话,却是有些感觉汗颜了。

  他之所以落在后面,是因为自己竟然没有弄清楚女朋友家是做什么的,以至于让接风晚宴一度陷入尴尬之中,他此时还在为此反思,却根本没想到长辈们想得更深更远。对于这些,欧阳屹嵩是感到深深的无力,尽管他也明白,这是他的弱点,只是明白是明白,改不了却也是真的。

  回到家里,欧阳妈妈来到欧阳屹嵩的房间,关上房门,这才说道:“看你今天这事弄的,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

  妈妈的话让欧阳屹嵩又是一阵的惭愧。却听妈妈又说道:“不过这事也给我提了个醒。以前你说过小玉妈妈因为车祸去世了,我今天看小玉和她继母交流好像不太多,是不是她们关系不太好?”

  一句话把欧阳屹嵩给问住了,这些情况他认为都属于隐私范畴里的,因而并没有特意去打听,如今听妈妈这样问,他自然也答不上来,只好问道:“妈,你问这些做什么?”

  听他这样回答,欧阳妈妈就知道他是不了解,不由叹了口气道:“我们明天要陪他们去玩,不了解这些情况,要是再弄出个什么尴尬的事来,怎么办?”

  欧阳屹嵩不由脸红了起来,他还是想得太少了。可是这些事马上无法问李琼玉,犹豫再三,欧阳屹嵩还是不得不拨打了陆斌的电话。

  他这才知道,原来李琼玉妈妈遭遇的车祸就是因方楠的哥哥方龙立造成的,也因此对李权与方楠的恋情,她原来是反对的,只是后来却也知道爱情来了,反对也没有用,于是她也就默认了。甚至到后来,她也允许他们领了结婚证,但是却声明绝不会出席他们的婚礼,所以李权与方楠就一直没有举办婚礼。

  弄清楚了这些情况,欧阳妈妈心里才有了底。今天的经历也让欧阳屹嵩觉得,有些情况是必须要了解的。

  而在李权那边,这一晚上的经历也让他感触良多。他本来以为欧阳一家这样毫无顾虑的接纳女儿,固然是因为他们的善良,但是却也没有完全排除他的财富的作用,但是晚上的事彻底打破了他的推测。他既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惭愧,也为女儿能成为这样的家庭中的一员感到放心和高兴。

  第二天,欧阳屹嵩一家三口陪着李琼玉一家三口参观了中外闻名的名胜古迹,回来又去吃了秦城的小吃,晚上还看了秦城的地方戏曲。这一天也算过得紧张而又充实。

  让李权没有想到的是,临走前欧阳屹嵩竟突然说还想陪李琼玉看看秦城的夜景,并且说为了不打扰他和方楠休息,看完夜景后想带李琼玉去他家里住一晚。当然,他也强调了,家里有客房。

  李权猜想得到,欧阳屹嵩肯定是做了很多心理建设后才说出来的,但他也希望李琼玉能尽快融入欧阳家,能够得到欧阳家长辈们真正的喜欢,所以便爽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周日欧阳屹嵩跟着李琼玉又疯玩了一天。这一天对于李琼玉来说,是这么多年来感觉最轻松的一天。这一天,她没有了对抑郁症的担忧,也没有对未来生活的担忧。

  有自己喜欢的男孩子陪着,虽然这个男孩子显得不那么成熟,但是他时时迁就着她,处处为她着想,有这样的男孩子关心着,她的眼里到处都是新奇的、好玩的东西,心里是满满的幸福感,所以这一天她甚至都感觉不到她的抑郁症了。

  等他们逛完夜景,回到欧阳屹嵩家里时,已经快零点了,家里人都已经睡下了。好在欧阳妈妈知道李琼玉晚上要过来睡,所以客房已经收拾好了。客房的床边,还有李权让人送来的她的行李箱。照顾着李琼玉洗漱完毕,看她躺下了,欧阳屹嵩在她的额头轻轻印了一吻,这才回自己的房间了。

  躺在床上,欧阳屹嵩还觉得处于亢奋之中,一点睡意也没有。今天这次是他们确定关系一周以来他第四次吻李琼玉。

  他的第一次吻是那天表白成功,大家离开后,他亲吻她的手背。当时,李琼玉倚靠在他的怀里,他右手搂着她的肩膀,左手拉着她的右手,轻轻摩挲着,他们就这样一起享受着初尝爱情滋味的幸福与甜蜜。

  尽管只是相互倚靠着,但是他的心仍然砰砰地跳着,这种心跳的感觉对他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让他沉浸于其中难以自拔。然后不知怎么回事,他就把她的手送到了自己的唇边,轻轻吻了一下。这是蜻蜓点水似的一吻,但也是让他的心都能融化的一吻。

  此后,因为一直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们的吻就没有什么进展了。当然,也不是说他们就绝对没有机会,只是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都比较短,他都没敢冒险去吻她。他后来也为此感到后悔,觉得自己是有心无胆,白白浪费了好几个机会。

  直到上周三的晚上,他俩和陆涛在看书、做作业以及运动时,陆涛临时要回去拿一本辅导书,他便抓住机会,凑过去跟李琼玉说话,然后说着说着,情不自禁之下,一低头就吻上了她的脸颊。这一次他不再是蜻蜓点水,而是细细品味着他的唇与她的脸颊接触时带给他的那种触电似的感觉。那一刻,他紧紧抱着李琼玉,几乎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有第三次、第四次,可是这两次也仍然只是能吻到李琼玉的额。他有些不满足,他想要亲吻她的唇、她的舌,可是他不敢,也没找到机会,更重要的是,他害怕冒犯了她。

  他不知道他的这种恋爱进程是快还是慢。他有时觉的在恋爱这方面,他有无师自通的本领,比如他在李琼玉想要后退的时候抓住了机会,比如他能想到打动李琼玉的心的表白方式,再比如他在表白的第一天就勇敢地吻了她的手,后来又吻了她的额,可是有时他又觉得自己什么也不知道,比如他现在不知道要怎么才能亲吻她的唇。这几天,他就这样反复的自我肯定与自我否定着,幸福,甜蜜,却也备受煎熬。

  相对来说,牵手则要自然得多。表白成功后的周一,吃完早饭去上班时,他刚换了鞋,已先他一步换完鞋站在门口等着的李琼玉就向他伸出了手。当时的他微微惊了一下,还扭回头看了一眼,还好,陈怡云正好去了厨房,而平常与他们一起走的陆斌也提前下去了,于是他便顺理成章地牵住了李琼玉的手。

  到了停车场时,他象征性挣了一下,但是李琼玉看了他一眼,没松手,他也就顺水推舟地继续牵着了。上车时,他都没敢看陆斌,红着脸跟李琼玉去了后排。在车上,李琼玉又主动拉住了他的手。还好,他顶住了陆斌带给他的压力,也反握住了李琼玉的手。察觉到他的主动,李琼玉侧头对他微微笑了一下,直笑得他涨了个大红脸。

  不过,自那以后,对于别人的眼光他再也没有了压力,只要和李琼玉在一起,他们就一定会相互牵着手。不论是在上班的路上,还是在医院里去食堂的路上,抑或是晚饭后与陆涛一起在小区的林荫道上漫步,以及今天在两家家长面前,他们都自然地牵着手。

  尽管头一天睡得比较晚,但第二天李琼玉还是很早就起床了,毕竟这是第一次在欧阳屹嵩家住,不能起晚了。其实,她能早起,还是前一天晚上等欧阳屹嵩走了之后,她又定了闹钟的。

  不过,欧阳屹嵩比她起得还早。客房带有卫生间,待她洗漱完毕出来时,就见欧阳屹嵩正陪着爷爷奶奶在客厅聊天。奶奶看见她出来,笑眯眯得招手示意她过去。她便忙走了过去,乖巧地向两位老人问好。奶奶拉她在身边坐下,问她累不累,又怪她为什么不多睡一会,起这么早一会出去游览又会没精神。然后又叮嘱欧阳屹嵩一定要带她去吃秦城的特色小吃,也要给陆斌夫妻和陆涛带些礼物,还又嘱咐下次来时可以带他们一起来玩。

  吃完早饭,欧阳屹嵩便又带着李琼玉出去游览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