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发型设计 > 直发发型

复婚后的离婚率:能让你湿到不行的段子

发布时间:2021-07-22 10:21:34

  看着手机电话上显示着的三个字,阮芜微笑着按下了接听,声线柔软:“喂?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呀,我刚刚在洗……”

 文学

    没等阮芜说完,对面慵懒低沉的男声传来:“软软,我今晚可能要晚点,你一个人吃吧。”

    阮芜一愣,沉默了三秒后,心底泛起阵阵委屈酸涩:“可是前两天你不是说好要陪我一起过生日吃晚饭的吗?”

    电话那头停顿了片刻,低沉的声线几乎带着蛊惑的味道:“软软乖,回去我给你带礼物。”

    阮芜听着言煜之温柔的安抚声,脾气顿时消了一大半:“好吧,那你忙,不要忘了吃饭。”

    没有多余的温存,电话那头的人挂断了电话。

    阮芜看着挂断后的手机屏幕,长叹了一口气,心里到底还是有几分怅然。

    她大学刚毕业那年就认识了言煜之,那时的言煜之事业才刚刚有起色,并不像现在这样兴隆,也不像现在这样忙。

    因为那时候言煜之还在创业,两个人又都没钱,所以婚纱照都没拍,更别说办结婚典礼了,一本简简单单的红本子便奠定了两人的夫妻关系。

    后来他的公司开得越来越好,两人成功住上了别墅、买了豪车,成为了别人艳羡的一对璧人。

    然而,言煜之没能给她的婚纱照、那场婚礼,以及结婚戒指,到现在也还是没补上。

    阮芜收回了过往的回忆,深吸了口气。

    那些东西,她都可以不在乎。只要言煜之一心一意的爱她,就什么都够了。

    -

    阮芜的食欲不是很强,她挑挑拣拣着吃了两口菜便再也吃不下去了。

    她从柜子上取下了一瓶珍藏已久的红酒,在厨房里拿了一只高脚杯,坐在电视机前看了会综艺节目。

    阮芜的酒量并不好,只是半杯红酒下肚,脸上就发起了烧,头也随之晕晕沉沉起来。

    关掉液晶电视,她回到了卧室里,意识模糊地爬上床,沉沉地睡了过去。

    言煜之回来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了,他打开了卧室的灯。

    看着床上睡着的娇媚人儿,言煜之桃花眼微微敛起,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松了松领结,走到了床边。

    他用手指轻轻摩擦着阮芜红润的樱唇,惹得床上的人儿轻哼了两声,随即手指被软舌舔了一下。

    温热的触感让言煜之小腹一紧,他目中似是含了一汪柔情的春水,低声道:“软软。”

    听到了言煜之的声音,阮芜微微睁开了眼睛,见到言煜之棱角分明的脸,忍不住握住了言煜之的大手在自己脸上蹭了一蹭。

    随即,阮芜伸出藕臂勾住了言煜之的脖颈,粉唇吻上了言煜之的眉眼、鼻梁,最终落在了他的薄唇上,浅啜了一下。

    言煜之轻笑着将阮芜拥入怀中,闻到阮芜身上的药草味道,眉头轻皱,慵懒地道:“软软今天怎么没用香水?“

    阮芜轻声“嗯“了一声,几秒后才慢慢反应过来,有些忐忑地看着言煜之:”煜之,我忘记了,对不起。“

    言煜之钟爱一款高奢定制的香水,为了满足言煜之的癖好,阮芜见他之前从来不会忘记喷上香水。今天本来以为言煜之不会回来,阮芜就把这茬给忘记了。

    言煜之桃花眼微阖起,看不出情绪,良久,他道:“下次记得用。“

    语气虽然温和,却透露着不容拒绝的味道。

    阮芜点点头,乖软道:“知道了。“

    随即,她讨好性地握住了言煜之的手,吻了吻他的手背。

    这时言煜之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言煜之立刻抽开手,弯腰去够床边柜上的手机。

    “喂?“言煜之的声音慵懒温柔。

    电话那头床来了女人的声音,阮芜下意识抬起头看向言煜之,言煜之的双目中流露出温柔缱绻之意——本该专属于她的目光才对。

    “嗯,不用担心,这事我会帮你解决。好,晚安。“

    言煜之刚挂断了电话,一旁的阮芜便翻身起来,跪坐在他的腰上。

    “是谁呀?这个点了还要给你打电话?“阮芜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看向了手机屏幕。

    言煜之下意识地摁了锁屏,将手机放到一边,扼住了阮芜的下巴:“客户而已,怎么?吃醋了?“

    阮芜哼了一声,樱唇微撅起,不满的情绪已经很明显,

    言煜之勾唇,轻扣住阮芜的后脑勺,吻了一下她的唇,声线慵懒温柔:“乖,先从我身上下去,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东西呀?”阮芜翻身下来,一双杏眼中溢满期待。

    言煜之伸手轻撩起她海藻般的墨发,放在指腹间绕圈把玩,目色温柔:“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他翻身下床,稍整理了一下衬衫衣领,走向了客厅。

    片刻后,言煜之手中持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小礼盒,他将小礼盒递给了阮芜,温声道:“软软,打开看看。”

    阮芜小心翼翼地接过礼盒,心跳砰砰,这个盒子的大小……是戒指吗?

    她用右手轻摁住自己的心口,嘴角掩不住甜蜜的微笑,随即,她打开了盒子微微愣住:里面是一对耳环。

    耳环是全球顶尖珠宝设计师Danning的限量款,Luv。

    是很夺目的设计,使用的材料也很稀贵,戴上这对耳环,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艳羡。

    但阮芜目中一闪而过的失落却没能逃过言煜之的眼睛。

    “软软不喜欢吗?”言煜之坐在阮芜身边,揽住了她的雪肩。

    他摸索着阮芜肩上纹着的几个字母:YYZ。是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阮芜背着他偷偷稳上的,当时言煜之还为此生过气,却又忍不住的心疼。

    “喜欢呀。”阮芜收起了心中的失落,扬起靓丽的笑容。

    看着言煜之挑眉明显不信的样子,阮芜自知瞒不过,但又觉得送戒指这件事不该由她张口,于是她随便扯了个借口:“……我就是觉得,这个戒指好贵,会不会太破费了?”

    言煜之轻笑,桃花眼中的柔情几乎要溢出:“我的软软值得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他俯下身子,轻吻着阮芜的肩。

    阮芜身子轻颤,耳尖微红。

    在这般旖旎的氛围中,二人在春潮中沦陷。

    对于言煜之对自己的的爱意,阮芜从未怀疑过。

    她清楚的感受得到,言煜之看着自己时,叫自己软软时,那样的目光,那样的柔情,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夺走的。

    所以阮芜一直坚信,她是无可替代的那一个。

    -

    第二天醒来时,身边的人已经走了。言煜之的工作繁忙,阮芜非常能谅解他。

    她躺在床上,想伸个懒腰,却因四肢筋骨疼痛,又缩了回去。

    阮芜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雪白皮肤上的梅红点点,唇角微勾,露出了羞赧甜蜜的微笑。

    又在床上窝了一会,阮芜爬起来穿上拖鞋走向洗漱室。

    简单的洗漱过后,阮芜穿了一身白色长裙,简单地盘了个丸子头坐在了电脑桌前。

    阮芜是一个自由职业者,负责帮忙文字翻译一些文件和书本。

    事实上阮芜的翻译水平并不低,完全有实力去应聘一些需要同传的翻译官,但言煜之似乎不大喜欢她在外面工作,所以阮芜只能在家接一些笔译。

    投入工作时的阮芜认真无比,她对于翻译这份职业抱有难以形容的热爱。如果当初大学毕业没有嫁给言煜之,她现在极有可能会是一个痴迷于翻译的工作狂。

    不知过了多久,阮芜停下了在键盘上跳跃的芊芊细指,她活动了一下脖子,瞄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10:52了。

    阮芜起身到了厨房,从冰箱里取出食材为言煜之准备中午的便当。

    流水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阮芜放下了菜刀冲了一把手,拿起手机摁下接听:“喂?“

    “宝贝,你翻译效率怎么这么高!我昨天才发给你的文件今天你就给翻完了?你这什么时速啊啊啊,我好酸!“

    电话对面是秦语的声音,阮芜大学时期唯一的朋友。

    秦语是她的大学同学,现在在文柯集团从事随从翻译工作,偶尔也会帮公司翻译一些书面文件,由于量大时常会忙不过来,便会找阮芜帮忙。

    阮芜轻笑:“翻译得多了也就快了,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你就谦虚吧,当年我们这个专业,谁不知道你的翻译天赋?唉,以前我还觉得翻译这行业,努力努力总会变成大神。从事了这么久的翻译工作,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再往高里爬还是得看天赋。”

    “不过这次真是多亏了你,找个时间一起吃个饭呗?今晚你有空吗?”

    阮芜嗯了一声,“还是那家餐厅吗?”

    “行,到时候我开车去你家接你。对了,我听说你老公聘请翻译了啊?”

    阮芜呼吸一滞,眨了眨眼睛,装作平静道:“是吗?他没跟我说。”

    “要我说你家这位还真是奇怪,家里有现成的不用,他又不是不知道你有多爱翻译这个行业,简直屈才。”

    秦语为她打抱不平了几句,阮芜兴致缺缺地嗯了几句,之后秦语叹了口气:“行吧,那我先挂了,晚上我去接你。”

    “好。”

    挂断了电话,阮芜打开了通讯录,滑到了言煜之的电话号码前,犹豫了片刻,将手机息了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