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发型设计 > 直发发型

同学美妇雪臀紧窄的肉:当着别人面玩弄人妻

发布时间:2021-07-22 10:18:19

虽然她每次被沈肆弄到满脸通红的时候,总会告诉自己,说自己是个有经验的姐姐。

    不能‘露怯’。

    实际上,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说这话时到底多虚。

 

 文学

    她本就是个温吞的性子,后来又一根筋地喜欢着秦淮予这么个克己守礼、一心搞事业的世家公子。

    两人之前都没经验,在一起后,更是将‘礼’字刻进骨子里,处处循规蹈矩,‘相敬如宾’。

    因而两人恋爱三年,牵手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其他了。

    沈肆则跟秦淮予截然相反。

    他是个完全不守‘礼’的人。

    是个将野性刻在骨子里的人。

    而且他虽然平时看着一副不近女色、生人勿进的冷漠样,但实际上,他真的很会,也非常主动。

    每次两人独处的时候,他都会、都会…

    闻溪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种种,陡然发觉——

    少年每回要么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动脚的,要么就是用美色,诱惑她主动送上门去。

    闻溪抬眸看着笑得一脸‘风情万种’的少年,更加笃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于是极小幅度地咽了咽口水,不自觉往后挪了挪。

    沈肆察觉到她的异样,垂眸问:“怎么了?”

    闻溪摇摇头,瓮声瓮气地说:“没…”

    沈肆眉梢微扬:“真没事?”

    闻溪别过头,不敢看他:“真没事。”

    “好,既然你没事了,那现在就轮到我的事了。”

    “?”

    闻溪不解地抬眸看向他。

    轮到他的事了?什么事?

    只是未等闻溪问出口,她就感到一阵失重。

    少年竟掐着她的腰,直接把她抱到了餐桌上,然后还顺势挤进她的腿.间,双手撑在桌子上,将她完全禁锢在墙壁跟他的身体之间。

    这个姿势对闻溪来说并不陌生。

    因为昨天少年逼着要她‘跟了他’时,就是这幅架势。

    闻溪虽然不知道少年到底要说什么。

    但先红了脸。

    沈肆看着闻溪通红的脸蛋,伸手抚了抚:“很热?”

    闻溪眼睫扑簌,嗓音带着浓浓的颤意:“不、不热…”

    闻言,少年猛地俯身靠近她,鼻息间的气息悉数喷在闻溪耳侧,让她一个哆嗦,险些惊叫出声。

    “真不热?”他问。

    声音低哑,带着□□哄。

    闻溪明显感觉到耳朵那块火烧火燎的,快被欺负哭了。

    她就知道,少年每回这幅架势,肯定没什么好事!

    她实在受不了这个,所以即便知道自己推不动少年,还是犹不死心地试了下。

    结果人没推动,还反被对方捉住了手。

    这下闻溪真的是欲哭无泪了:“真、真不热,沈肆你、你别弄我了…我、我不行…”

    沈肆喉结微滚,喉间再次发出愉悦的笑。

    闻溪现下根本无暇垂涎少年的美色,带着哭腔的糯糯软音控诉着道:“你还笑!”

    沈肆见闻溪面红耳赤的,清澈莹润的眼睛里也蓄满水意,便知道自己这次又把人欺负狠了。

    他稍稍往后退了退,给闻溪一点喘气的空间。

    “没笑。”

    闻溪这才轻轻松口了气,磕磕巴巴道:“沈、沈肆,所以你…”

    她话还没说完,沈肆再次欺身而上。

    闻溪只觉眼前一黑,夹裹着浓重雄性荷尔蒙的压迫感阴影再次铺天盖地而来。

    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闻溪这下真的哭了,是被急哭的:“沈肆你到底要说什么事啊?咱们坐下来好好说,不行么?”

    沈肆伸手细细揩掉她眼角的泪,突然道:“阿肆。”

    闻溪依旧一双莹莹泪眼,要哭不哭的:“啊?”

    沈肆幽幽道:“你之前都喊我阿肆的。”

    闻溪哽了一下,没料到少年竟然对一个称呼这么执着。

    于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喊道:“阿、阿肆?”

    少年木着脸,嘴角却非常细微地扬了下:“嗯。”

    闻溪看着,忍不住笑道:“所以你要说的事,就是这个啊。”

    她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呢,弄的这么大的阵仗。

    谁知少年闻言却沉眸看着她道:“不止这个。”

    闻溪仰头,双眼澄澈无垢:“那还有什么事啊?”

    “……”

    沈肆静静地看着她,眉眼深邃沉敛。

    过了好几秒,才不答反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忘了?”

    闻溪不解地眨眨眼:“我?”

    沈肆指了指自己的衬衣。

    闻溪依旧懵懂不解:“衬、衬衣?”

    沈肆见闻溪仍旧还是一点都想不起来,这才拧眉抿了下唇,极不情愿地缓缓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家里…有男士衣服。”

    闻溪想起那件没能给秦淮予送出去的衣服,恍然大悟。

    她顿时没了刚刚的紧张感,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晃着纤细的小腿,浅笑盈盈道:“你吃醋啦。”

    “……”

    沈肆再次陷入沉默。半晌,才眸色深沉地盯着闻溪的双眼说:“我现在是你的男朋友。”

    闻溪点头:“我知道啊。”

    沈肆见闻溪回答的自然,眉眼间真诚的不能再真诚,显然没听懂他的话外之音。

    他默了片刻,须臾,气馁地轻叹一声,眼角向下耷拉。

    整个人看起来又颓又丧,还有一点儿小自闭。

    这下,闻溪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沈、阿肆,”她改口,不解道,“到底是什么事啊?要不然、要不然你再提示我一下?”

    沈肆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闻溪秒答:“衬衣!”

    沈肆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闻溪想了想:“你?阿肆?男朋友?”

    男朋友三字一出,他冷不丁揽着闻溪的腰,将她拉入怀中,别扭又霸道地说:“我是你的男朋友,拥有别人没有的合法权利…”

    他怕闻溪不喜欢他小肚鸡肠老爱吃醋,于是顿了顿,又斟酌着试探道:“那我…可以行使吗?”

    简直怂的可爱。

    闻溪一个没忍住,‘噗’的笑出声。

    她看着少年耳根渐渐升起的红,弯弯眼睛,莞尔一笑:“当然可以了…男、朋、友。”

    沈肆面无表情地看着闻溪。

    但是耳根的红却愈发的深。

    -

    中午午休的时候,闻溪收到一条来自‘男朋友’的消息。

    男朋友:【学校有点事,今天会晚点回去。】

    闻溪:【大概几点回来啊?】

    男朋友:【六点半。】

    六点半啊……

    闻溪今天下午只有两节课,三点半之后就没事了。

    她原本还想着,到时候能早点回去和少年一起呢…

    似是知道闻溪的失落,沈肆又发来一条消息。

    虽然字不多,但闻溪看完之后却一个劲地抱着手机傻笑。

    【我尽量早点弄完回家,乖。】

    又是‘回家’,又是‘乖’。

    闻溪似乎能想象得到,少年一边面无表情地打着这句话,一边却又羞耻地悄悄红了耳根的模样。

    倏地,一束包装精美的雪山玫瑰陡然放大在视线中。

    打断了闻溪的思绪。

    闻溪错愕地顺势看向花的主人,“…阿遥?”她问,“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买花了?”

    鹿小遥好没气道:“不是我。我一土鳖,那能有这种格调。”

    闻溪不解:“那是谁买的?”

    鹿小遥翻了个大白眼:“还能有谁,秦淮予呗。”

    没想到还能听到这个名字,闻溪明显怔了下。

    见此,鹿小遥安慰她说:“别瞎想,秦淮予得到你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现在你对他的感情磨光了,又反过来要当舔狗。这种沙猪男自大又搞笑,没必要给他脸。”

    鹿小遥说话一向如此,话糙理不糙。

    闻溪眉眼软了软,说:“谢谢你啊,阿遥。”

    “谢谢倒不必,不过嘛——”

    鹿小遥把花甩在桌上,接着拉开闻溪旁边的椅子,坐下,眯着眼睛,审讯地打量着闻溪。

    “溪宝,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闻溪歪头:“什么事?”

    鹿小遥捂着脸:“别卖萌!卖萌没用!你给我坦白从宽!”

    可鹿小遥突然来了这么一出,闻溪一下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有什么事瞒着她。

    鹿小遥看着她茫然的表情,咋咋呼呼道:“好哇,溪宝!你是不是瞒着我的事太多了,一下不知道该从哪件说起了!”

    闻溪无奈扶额:“阿遥,到底什么事啊?”

    鹿小遥噘着嘴,不情愿地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闻溪愣了下,倒也没打算隐瞒:“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鹿小遥嘴噘的更厉害了:“老远就看见你抱着手机傻笑了,不是有对象了,我直播铁锅炖自己。”

    闻溪忍俊不禁道:“那恭喜啊,你不用直播铁锅炖自己了。”

    鹿小遥:“……”

    鹿小遥无语凝噎了片刻,拉着椅子往闻溪身边凑了凑。

    “论坛爆料,说你跟上次在学校帮你说话的那个高中生小狼狗谈恋爱。我原先不相信,也不想你心烦,就没跟你说。但是吧…”

    她幽幽看着闻溪,“你今天这未免也太明显了吧?”

    闻溪摸摸自己的脸:“很明显吗?”

    鹿小遥又炸了:“靠!你不明显我明显呗!”

    闻溪忙拉着她,好声好气道:“嗯嗯,我明显我明显。好阿遥,你别激动,我错了还不行。”

    鹿小遥哼哼道:“不过溪宝,你真找了一身强体壮还有颜有腿的高中生谈恋爱了?真就像帖子说的,就上次在学校帮你的那个?”

    提及少年,闻溪眉眼不自觉就软了软。

    “嗯,是他。”

    这幅深陷爱情泥淖中不可自拔的沉醉模样,让鹿小遥吃味不已地含糊嘟囔了两声。

    想起什么,又道:“那上次他帮你怼计棠那个小贱人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有一腿了?!”

    闻溪见鹿小遥又双叒叕要炸,忙解释道:“没,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那个意思。我们也是前两天才刚确定关系的。”

    鹿小遥半信半疑:“真的?”

    闻溪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真的真的。”

    鹿小遥姑且信之,装模作样地清清嗓子,下一秒,原形毕露。

    她撞了撞闻溪的肩膀,八卦地问:“你主动他主动的?”

    闻溪脸颊酡红,支支吾吾道:“他…”

    “那他人咋样?对你好不好?得,看你笑成这样,肯定不错!”

    闻溪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心想:很明显么?

    最后她索性丢了手机,跟好闺蜜谈心:“阿遥,其实我之前真没想过这么快就投入到一段新的恋情中,尤其他还那么…嗯,小。”

    鹿小遥呸了两声说:“男人不能说‘小’。”

    “……”闻溪哽了下,闷声羞恼道,“我说的是年纪。”

    “那我也没说其他方面啊。”鹿小遥耸耸肩说。

    “……”

    闻溪又被哽了下,恼羞成怒地喊道:“阿遥!”

    鹿小遥连忙举手投降:“好好好,我不说了还不行嘛。”

    顿了顿,又贼头贼脑地问:“哎溪宝,我听说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特别会…玩儿。你…招架得住吗?身体…还吃得消吗?”

    话题逐渐十8.禁。

    闻溪一张白玉羊脂似的小脸,彻底别染上一层薄粉。

    她羞愤欲死道:“你在胡说什么啊,我们、我们很纯洁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想起她跟少年之间的种种。

    于是眼里逐渐浮现一抹迷茫,突然陷入强烈的自我怀疑中。

    他俩…真的纯洁吗?

    鹿小遥虽然不知道闻溪在想什么,但是看着她一副眉眼含春的模样,酸溜溜地‘啧’了声。

    闻溪回神,不敢直视鹿小遥的眼,心虚道:“我们、我们…哎呀,反正阿肆已经成年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