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发型设计 > 直发发型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体育课老师把我要的好爽

发布时间:2021-07-19 11:51:21

    唐沅抿紧唇,抓着被角,突然不知该如何动作,方才是不想回头,现下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江现稍作沉默,又继续道:“助理的事情,我也会给你一个交代。”
    没有要她表态,或是非要她转过来说些什么,他把话说完,看她不动,并没逼她,只说,“你先休息,我去见见医生。”
    言毕,转身走出病房。

 文学


    门关上的动静很轻,短短刹那,细微的声响便结束。
    空气晃动,无声落回原处。
    直至连脚步声也听不见,唐沅才转过身。
    病房中再无别的身影,床边的椅子静静立着。她垂下眼,刺鼻的药水味仿佛不见了,恍然间,空气里全是他的味道。
    ……
    这间私立医院设施齐全,环境上佳,费用同样不低,人并不是很多。
    江现从病房出来,没多久,迎面在走廊碰见给唐沅检查的宋医生。
    宋医生一见他就笑了,近前打招呼:“你居然来了?怎么,不忙吗?”
    他语气熟络,江现礼貌应和,叫了声:“诚文哥。”随后才含糊地答,“暂时不忙。”
    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打交道的,并不陌生。宋诚文虽然比他们大,跟他们的来往不比同岁数的多,但家里的长辈们互相是熟人,平时走动也不少。
    宋诚文家上一辈里也有当医生的,像唐沅的奶奶,以前有个头疼脑热身体不适,就总是找宋家人看。如今唐沅犯了胃病上这来,倒也不意外。
    “唐沅怎么样?还好吧,应该不疼了?”宋诚文朝病房方向看了眼,“我刚刚给她开了药,她吃完应该能止住疼。只是她这个胃啊本身就不好,之前我就跟她说过要好好吃饭,怎么这么不注意。你得多提醒着她点。”
    江现不知道唐沅胃有毛病,闻言微微蹙眉,没多说,只嗯了声。
    “对了。”说完正经事,宋诚文立马换了个话题,“听说你们俩正在‘相亲’?瞒得够严实的啊,之前半点消息没漏。”
    所谓“相亲”,说白了还是联姻。只不过别人是为利益,或是为别的什么,他们两家的出发点则是长辈间的约定。
    没等江现说什么,宋诚文笑着,又道:“上回唐沅还找我支招,问我生日,约男人吃饭挑什么地方比较好。就是和你吧?我当时问她是跟男朋友一块么,她说不是,是正在接触的对象,还特意说了不要辣。现在这一想可不是你么,也就你的口味一直偏好清淡。”
    江现一顿,眉头不自觉轻拧,“生日?”
    “对啊,就上个月。”宋诚文素来懂得吃,他道,“我给她推荐了三家店,就那几个出名的,清荷、荟宴、绿栏里……清淡,味道又好。”
    上个月……
    江现忽然想起,上个月好像是有那么一次,他通宵忙了一整晚,第二天起来马上又赶赴隔壁市,见了几个客户。
    那一整天都在连轴转,直到下午回公司,才发现唐沅前一晚给他发了消息,问他:【明天有时间吗?】
    她没等到他回复,白天里又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
    江现那时回拨过去,接通后问她:“什么事?”
    她酝酿了几秒,说:“想问问你有空没,我……”
    没等她说完,助理敲门进来,和他核对接下去的事宜。
    他没太听清唐沅的话,一边翻文件一边问:“你说什么?”
    她停顿片刻,声音低了点,“我就是问问你,有没有空,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她说,“我定了绿栏里的位置。”
    手边还剩了些工作没处理完,江现稍稍犹豫,过了会婉拒:“今天没时间,下次再吃吧。”
    唐沅没多说,安静几秒,低低说:“那算了。”
    “她一向都不爱过生日,每年都那么当普通日子混过去就完事。”
    宋诚文的声音把江现重新拉回来,他笑了下,一副聊闲天的语气:“她跟我说生日挑地方,我还奇怪呢,问她,她说今年想过了,也不是要怎么庆祝,就是想约人一起吃个饭。”
    江现表情微黯,不由抿唇。
    唐沅不爱过生日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有次撞见江盈打电话。电话那端大概是她们那群人里的哪个朋友,策划着要给唐沅过生日。
    江盈握着手机,当场就把那边骂了一通:“你们能不能别搞这些乱七八糟的,算我拜托你们,吃饱了撑的吗?唐沅不爱过生日,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干嘛非要给她找不自在?再好的礼物和安排,她不喜欢,那就只是让人受罪。你们要玩什么时候不能玩,随便找个由头,扯上她生日干嘛?弄这些有的没的,小心惹毛她,收拾你们!”
    他当时路过,听完便走开,没太放在心上,但也留下了个印象,知道唐沅不爱过生日。
    以唐沅的性格,说不过,那必定就不过。
    他似乎也从没见过她的朋友给她庆祝,对她生日是什么时候没有太大印象。
    原来就是上个月,她定好位子约他吃饭的那天。
    察觉江现脸色不太对,宋诚文止住话头,问:“怎么了?”
    江现瞥他一眼,淡淡敛眸,掩下情绪,声线也跟着沉下来:“……没事。”
    ……
    唐沅靠坐在床头出神好久,终于平复好心情,正等着宋诚文进来给她打针,手机突然有新消息提醒。
    是个叫郭雅琳的给她发来消息,正式邀请她参加周末的宴会。
    【郭雅琳:亲爱的,电子邀请函已经发到你邮箱了,你千万别忘了啊。】
    唐沅兴致缺缺打开邮箱,简略浏览完,表情更加不好看。
    这个郭雅琳就是从高中起便和她不对付的那群八婆里的一个,关系不怎么样。周末的宴会是郭雅琳和她结婚对象一起办的,唐沅根本不想应付,但实在避不开。
    她姐姐和妈妈都忙,小姑之前又说了,她回国了,要多在圈子里走动走动,特意叮嘱过要她去参加这个宴会。
    唐沅不想理会郭雅琳,人在病床上躺着,哪有心情管什么宴会不宴会。更何况,这人几次旁敲侧击问她会不会带伴出席,她怎么会不知道她们那群人在想什么,无非就是等不及要看她的热闹。
    然而再烦,还是只能耐着性子讲礼貌,敷衍地回了个表情。
    把手机塞回口袋,不多时,宋诚文进来给她打针,很小的一瓶吊瓶,挂上后告诉她:“这个不用多久,很快就打完了。”
    她嗯了声。
    他又道:“等会打完针,我们三个一起去吃个饭?”
    “三个?”
    “对啊,你,我,江现。不是三个是几个?”
    听到江现的名字,唐沅顿了下,眼神微闪,“他还没走啊?”
    “没呢,在外面。”宋诚文道,“他说你想一个人静静,就不进来吵你。等会我领他到我办公室坐坐,你打完针我们一起走。”
    唐沅没说话,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半天才勉勉强强地应了句,“哦。”
    宋诚文嘱咐她:“有什么不舒服的就摁铃叫护士。”说完,带着东西出去。
    吊瓶着实很小,没到半个小时就打完了。
    护士进来帮唐沅摘掉针,唐沅稍坐了一会,便自行下地。
    江现和宋诚文很快过来找她,三个人碰面,宋诚文带路,“走吧。”说着回头问江现,“你开车来了么?车停在哪?”
    江现说:“车和司机在车库。”
    宋诚文一听,点点头,带他们往电梯方向走。
    到地下车库,出电梯时,唐沅不留神脚下轻绊,一旁的江现动作快,伸手扶住她。唐沅抬眸朝他一瞥,他提醒:“小心。”
    唐沅移开眼,自己站定,低声吐槽:“你今天倒是挺闲。”
    又是上班在医院干等着,又是和他们吃饭,磨了这么久。
    她语气不算好,江现却没计较,连句反驳也没有,只应了声:“嗯。”
    唐沅微诧朝他看,他也看过来。视线相对两秒,她率先移开,垂着眼走到他前面。
    宋诚文自己开车,江现的车和司机都在那等着,他想都没想,直接把唐沅扔给了江现,让他们俩一道。
    唐沅坐进车里,闷不吭声,路上没和江现说一句话。
    等到了地方才发现,他们选的餐厅是绿栏里。
    唐沅步子顿了顿,见江现看来,又很快敛好表情,神色如常地提步。
    三人挑了个小包厢,唐沅和江现面对面落座,宋诚文在侧,他一向会吃,点菜的事交给他,唐沅和江现都没再要别的。
    有宋诚文在,气氛不算太沉闷,他话不停,他们不时应答着说上两句,一顿下来还算热闹。
    吃到一半,宋诚文突然接到电话,医院那边有事找他。
    唐沅问:“怎么了,有要紧事?”
    “院长来了,有事要跟我聊。”宋诚文难得正色,满脸歉意道,“抱歉,我得先走了,你们俩继续吃。”
    他边说边拦住他们,不让他们起身,“别送别送,你们吃,下回我请客,得空了我约你们。”
    道过再见后,匆匆忙忙离开。
    包厢里只剩两人,唐沅看了看对面的江现,执起筷子,沉默地继续吃东西。
    该解释的在病房里都解释过,唐沅知道江现,他不至于说那种谎。没了生气的缘由,突然间,她莫名觉得尴尬起来。
    就他们俩,餐桌礼仪之类的不必太讲究,江现把面前的一道菜朝她推了推,“尝尝。”
    唐沅瞥一眼,没应,先吃了两口自己碟子里的东西,过会,才默不作声地将筷子伸向他示意的那道菜。
    “下次可以试试别家。”江现说,“吃点不清淡的菜也行。”
    唐沅垂着眼吃东西,似应非应,低低嗯了声。
    这股略显别扭的气氛没能持续太久,很快,江现也有电话进来。
    唐沅见他皱了下眉,看着手机没接也没摁掉,嘴角轻抿,喝了口汤,说:“你要是有事要忙就去吧,反正也吃得差不多,我等会也该回去了。”
    不是气话,这餐饭确实已经吃到尾声,他在医院待了那么久,公司不定有多少被他抛下的事在等他处理。
    大概是看她不像在说反话,江现稍作沉吟,道:“我让别的司机过来,送你回去。”
    他的公司地址和她公寓离得有点远,一起走不方便。
    唐沅没拒绝,闷头喝自己的汤。
    桌对面的人起身,位子空下来,门开了又合,转眼只剩她一个。
    唐沅安静地喝了半碗汤,拿起手机打发时间。
    十几分钟后,接她的司机还没到,服务员先端着一盘盖着盖儿的东西进来。
    “这是什么?”唐沅一愣,菜都上完了,这时候怎么还有新的?
    服务员将那一份东西放到她面前:“这是刚才那位先生出去的时候点的,让我们在您走之前给您上。”
    说完,冲她微微颔首,起身退了出去。
    唐沅半懵,揭开盖一看,愣住。
    是一碗面,面上卧着一个蛋,和一个不太大的鸡腿。分量不多,卖相透着几分精致,但用的料,和这儿的价位并不相称,都是最朴素最简单的东西。
    ——长寿面。
    唐沅对着这碗面,怔了好一会。
    难怪今天忽然挑了绿栏里。
    江现怕是从宋诚文那听说了什么,八|成已经知晓,她定这家店的位置约他吃饭那天,是她的生日。
    熟悉的人,其实都知道她不爱过生日。最早是不愿意过,后来慢慢变成习惯,于是一年又一年,就这样应付着过来了。
    唯独今年这一次,她想约个人,一起吃顿饭。难得改变主意,结果还是没成。
    桌上热腾腾的面,飘着清爽诱人的香气。
    唐沅喉咙突然哽了哽。
    打电话给他的那天,他很忙,而她连要他暂时放下工作来陪陪她的话都说不出口。
    没有足够的立场,也没有底气。
    没能吃上的面,如今就在眼前。唐沅缓慢伸出手,将碗拉近,指尖触到滚烫的边沿,那股感觉真实又清晰。
    碗里飘起薄薄的氤氲白气,她垂下眼,像是说给对面那个空座听:“谁说要吃面了……”
    抱怨的声音却轻得连自己都快听不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本站资源均收集整理于互联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您权益的资源,请来信告知,我们将及时撤销相应资源。